离婚隐形杀手之一—外遇

2010-11-16 14:42:55 作者:WUI 来源:web 浏览次数:0

     “把离婚挂在嘴上”被选为“幸福婚姻的隐形杀手”之一,但或许“把离婚藏在心里”更加可怕。本次调查发现,有超过五分之一的受访者,时不时地会在脑子里闪现要跟另一半离婚的念头。在他们心中,引起离婚念头的三大理由是:不是理想的婚姻状态、家庭财务问题,以及出轨/外遇。其中,选择出轨/外遇的受访者,接近三成。

  出轨/外遇越来越成为现代中国人婚姻的严重威胁。北京市海淀法院对2009年1月至10月的2764宗离婚案件进行分析发现,在高知家庭(夫妻双方均是本科及以上学历)离婚案中,六成是因为“第三者”而出现婚姻破裂。且出轨的对象,四成左右是朝夕相处的同事或合作伙伴。

  前不久,民政部公布了2010年二季度全国民政事业统计数据。数据显示,今年前两个季度,几乎每天有近5000对夫妻办理离婚登记。事实上,从上世纪70年代末开始,中国的离婚人数和离婚率就一直是上升趋势,最近10年增速更为明显。其中,出轨/外遇导致的离婚数量快速增加。这与改革开放以来,社会流动性增加、社会交往的扩大、文化娱乐场所遍地开花,使两性间相互结识和沟通的机会增加分不开。

  对于外遇的潜在威胁,受访已婚人士选出了印象中的“中国最容易滋生外遇的十座城”和“最容易发生外遇的十种职业”。这十座城市是:上海、北京、深圳、广州、香港、澳门、台北、重庆、三亚、成都。这十种职业是:艺人、导演、秘书、公关、艺术家、企业高管、导游、销售、主持人、发型师。

  “2010中国人婚姻及性幸福调查”,问卷由《小康》杂志社中国全面小康研究中心设计,调查由清华大学媒介调查实验室执行。

  本次调查采用了基于实名制的NetTouch网络调研方法,对全国31个省/市/自治区的已婚人士进行调查,东、中、西部每个区域的调查样本量不少于330。同时,为保证样本的代表性,此次调查样本框的确定兼顾了性别、年龄段、收入分布。

  该调查执行时间为2010年10月,清华大学媒介调查实验室对每省/市/自治区的实名固定样本组进行随机问卷发布,最终回收有效问卷量为1016份。采用统计学误差估计公式进行估算,本次调查在95%的置信度水平上,可将估计误差控制在3.2%。

  调查同时在“新浪调查”推出,8000多位网友参与调查,所获数据用于参考。

  中国最易滋生外遇的十座城

  一个城市独有的气质,对婚外恋情的滋生到底有多少“推动”作用,大概永远无法用数字准确表明。但那些因空虚而起的外遇,或是闲散游荡中的一场艳遇,总有梦醒的时候。

  很多人或许看过李安的电影《冰风暴》。1973年美国康涅狄格州,冰风暴来临的夜晚,一对夫妻去朋友家参加鸡尾酒会,酒会上的一个重要内容是进行换房间钥匙的游戏。在酒会结束后,每个妻子都可以和别家男人结成新欢。

  而今,“换妻”游戏已不是电影中才出现的情节。在北京做生意的上海人刘东就表示,他身边的一些朋友就 “玩”过“换妻”。“他们一般通过网络找‘伙伴’,渐渐成为一个圈子。圈中的夫妇多是中产,有生意人、有教师。” 刘东说。

  和刘东的讲述有些呼应的是,在《小康》杂志社中国全面小康研究中心最近关于“印象中国:最容易滋生外遇的十座城”调查中,上海、北京分居第一、二位。紧随其后的,是深圳、广州。“都是一线城市。”刘东笑着说,“催生它们的土壤,和导致‘换妻’频发的条件应当类似——大城市里,压力、竞争导致人更易空虚,需要某种慰藉;另外城市大,流动性大,被发现的概率又很小。”

  上海与北京的PK

  作为大城市,上海、北京总在不同情境中被人拿来比较。在这次有关“外遇高发”的调查中,上海在结果上取胜,某种程度,倒也与人们对这座城的固有“感觉”有关。

  倘若你没有真真切切地在一座城市生活过,你该如何了解、界定它?无外乎从口口相传、艺术作品中感受它的气息。而这些年,人们看到的有关上海的电影,很多充满了一股风月味道——狭窄昏暗的弄堂、华丽的洋房、暗花的墙壁、妖冶的霓虹,背景里咿咿呀呀地点缀几首周璇白光的歌。之后,身着旗袍的女子,从黄包车上把腿款款伸下。

  就连拍惯香港的王家卫,也会把自己那部《爱神》的背景地选在上海:你看,巩俐眯起眼睛欣赏张震粉白的屁股,暗暗渴望能在他身上游走嬉戏;而张震呢,瞪着一双窥探的眼睛,望着巩俐修长的手指,幻想着“绕指柔”的暧昧温情。一双“手”,就带出人间所有的情欲传奇。

  当然,人们对上海的认知,少不了“上海女子”这一笔。上海女人,像作家王安忆所形容的——是细细碎碎的,是寻常家里的,是小家碧玉的,是工笔描摹的,是踏着高跟鞋于半夜时分踽踽而行在蜿蜒弄堂中的。

  以上种种,让人们觉得,虽然北京与上海同样外来人口众多,同样有许多需要缓解压力、渴望慰藉的人,同样尽是在现世安稳中渴求刺激的人,同为繁华之城……但上海较之北京总多些温柔氤氲的感觉。就连几十年前,英国作家毛姆也将他的小说《华丽的面纱》中婚外情的滋生地选在了上海这座城市。

  至于在本次婚外恋调查中,排名紧随上海、北京后的深圳、广州,似乎又有着自己独特的故事。

  以深圳为例,去年末,曾有媒体报道,深圳一专门调查婚外情的“私家侦探”随着业务大规模增加,决定给自己一个新定位:婚外情医生。他的公司也不再局限于外遇调查,还介入化解婚姻危机,必要的情况下会委婉劝退“第三者”。

  据该“侦探”介绍,他每天至少要接六个电话,邮箱里每天有四五个咨询信件。而且,据他了解,目前深圳有两百家以上类似“公司”在做婚外情调查。不过,让“侦探”感受颇深的,还是婚外情从“偷偷摸摸”到“光明正大”的转变。“以前人们包二奶都是偷偷摸摸的,现在,深圳女白领兼职当第三者的,已经不是个别案例。”

  当根据自己丰富的从业经验分析深圳婚外情多发的原因,“侦探”认为,深圳是一个移民城市,很多人只身来这里闯荡,没有亲人可以倾诉,经常感到空虚,很容易依赖别人。而出轨的男人多是来深圳时间较长,文化水平和收入比较高的人。这些人经过多年的奋斗,事业上小有成就。这时候他们就有很强的补偿心理,想找回年轻时那种恋爱的感觉。

  关于港澳台的某种想象

  和深圳的“包二奶”现象类似,香港也有此种情况,这大概也是其位居“外遇城市排行榜”第五位的原因之一。去年,香港前保良局总理事林依丽在香港发起了一场前所未有的反“包二奶”大游行。她认为香港法律对“包二奶”行为太过宽松,特别是上流社会“包二奶”的现象已经公开化、娱乐化乃至正常化。

  林依丽曾在公开场合讲述自己的故事。1996年,与她同居13年的男友,被发现在外面有了别的女人。林曾一手握着刀,一手抓20粒安眠药准备自杀。但没有死成,最后她成了香港反二奶的中流砥柱。

  香港妇女服务联会主席欧阳宝珍引用香港大学2001年的调查称,如果将召妓也算在内,香港10个家庭8个有婚外情。而香港家庭主妇自杀人数,从1998年起就不断上升。

  然而,较之深圳,香港的故事显然更有深意,且多少也和人们的固有印象脱不开关系。毕竟,港片中常有《大丈夫日记》、《一屋两妻》、《婚外情》等突显大男子主义的以一夫两妻、婚外恋为题材的电影,杜撰一些男人左右逢源艳福无边的荒诞笑料取悦观众。至于现实世界中,香港曾上演的“艳照门”集体偷窥狂欢事件。不由得让人们对发生在这座城市的情感故事充满想象。

  在本次调查中,排在香港之后的则是澳门与台北。澳门和香港类似,也是购物天堂。据说,西方奢侈品制定中国销售策略时,“外遇”就是要考虑的因素之一。而澳门这座遍布奢侈品的城市,自然和外遇两个字有些丝丝缕缕的联系。

  至于台北,根据今年年初台湾千代文教基金会发布的“台湾家庭现况”调查显示,参与的受访者承认本身曾有外遇的有3.3%,配偶曾有外遇的有5.8%,合计预估有100万人。不过对于参与本次《小康》杂志社有关“外遇城市”调查的大多数受访者来说,其实并未真正体察过台北这座城市,人们在投票时免不了对它有想象与揣测的成分。

  闲散中的一场艳遇

  在本次调查中,分居第8、9、10位的,分别为重庆、三亚、成都。关于重庆,虽然有人对其将“美女”作为城市名片抱有争议。但不能不说,“美女”早已成了重庆这座城市的某个标签。人们夸奖重庆美女时,总形容说,城市上空的“雾帽子”挡住了毒辣的阳光,让重庆女人捂得白里透粉,粉里含春。所以,在人们的思维中,这个尽是美女的城市,总该发生点什么。

  至于三亚这座被阳光、大海、沙滩包围的城市,本来就是艳遇最好的催生地。就像德国作家黑塞所讲,“旅行就是一场艳遇”。

  或许,和三亚的“旅游”味道不同,入榜的成都,本身就带有点闲散气息。就像生活在这座城里的诗人翟永明形容的:每个城市都有它自己的属性,成都山水灵秀,竹林掩映,紫外线都难以穿透,更像一个心思活络、九曲回肠的小女人。每一个城市都有它自己的性情,成都这个城市的性情是不思大变,小康即富,气定神闲。

  大概正是成都本身的闲适味道,让这里成了人们心中艳遇的高发地。很多人在脑中或许都曾构想过这样的情境:傍晚时分,来到四川老镇。青石板铺就的小巷幽幽地延伸向小镇的每一个角落,一座座古朴的石桥静静地卧在清清的小河上,街边店铺发黑的门板上方斜挂着蓝底白字的招牌,三轮车夫的吆喝声清脆而响亮,老店铺里飘出阵阵菜香。恍惚中,有人握紧了身旁人手,问自己:是浮生,还是梦境?

  一个城市独有的气质,对婚外恋情的滋生到底有多少“推动”作用,大概永远无法用数字准确表明。毕竟,人的情感,本身就是无法物化的东西。但迷情毕竟是瞬间的,经不起深思熟虑,轻飘飘的。因此,无论是因空虚而起的外遇,或是闲散游荡中的一场艳遇,总有梦醒的时候。“岁月刺激,现世过瘾”毕竟经不起生活的打磨和反复咀嚼,唯有“岁月静好,现世安慰”的厚重感,才能让人远离“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”。

联系我们

地址:西安市文景北路11号星舍大厦618室
电话:029-82212853
电话:15353698601
QQ:569276268